珍珠奶茶

「周叶」折骨为刃(二)

扇下眠森:

@清酌  继续小可爱点的军人周X军人叶,时髦特种部队paro


*卧槽,OOC得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拉黑我吧。


*爆字数了,没有上中下,只有一二三四也许还有五(。


*毕竟军事白痴枪械外行胡编瞎扯没有逻辑求不认真_(:D_


-----------------------------------------




计划有变?发现物资器材或后勤设备集放点?还是有重要人物出现?


叶修不会质疑周泽楷的判断,但显然周泽楷也不会是个不打报告就乱动的人。叶修在脑内迅速分列可能原因,他本来想询问一下周泽楷,奈何矮小刀疤男已经回过身继续领着他换了个方向往里走——缅民大多精通汉语,何况是做这档子生意的,警惕性更是没得说。这时候开口去问,哪怕是意味不明毫不相干的词句,万一被当成什么暗号密语,不仅会破坏这刚建立起来的威慑力,还能翻手把他自己推入险境。


无奈之下叶修也只能闭嘴,继续漫不经心打量周遭,他们绕开板房区,往中路左侧的一排角楼走去。反观周泽楷倒没觉得哪里不对,他和其他轮回队员一样,以为军委联盟下发的垂直指令叶修也是能够收到的。然而实际上,这条指令只被轮回接收到了——叶修,还有兴欣全队,他们都还不知道这块阴冷昏暗的地域中盘踞着如何一头凶兽。


叶修依旧无比自然地跟那个矮小男人东一句西一句聊天打屁,步伐迈进间愈发接近六号角楼。说人警惕确实也警惕给你看了,男人带着叶修停在四号角楼的位置,做了个手势示意他稍等,再次拿起对讲机呱唧呱唧讲起来。


叶修虽然不知道六号角楼里藏着什么,但这么明显的谨小慎微让他直觉不对。暗忖两秒,叶修做出一个隐怒的表情。


“什么意思?”他拔高声调,“还他妈谈不谈生意?这态度算什么?”


男人回头赔笑:“老板确实有急事,您请稍候。”


叶修嗤笑:“还挺看得起自己的是吧,你着急我也着急,你当条子光逮你们不逮我?”


可不是,人质究竟在哪还没有最终确认,能不急吗。叶修把架子端得足,他极其潇洒不羁地往地上啐了一口,修长的食指屈起擦过唇角,微眯的黝黑瞳仁儿里还特别敬业地逼出点凶光。


“你们老板是哪位仙儿这么难请?玩儿我是吧?”叶修干脆曲线救国,“有点儿效率行不行,你带我去看货,让你们老板直接过来。”


矮小男人听出叶修言辞间让步的意思,他将话转述给对讲机的另一头,三五秒的沉默之后他向叶修点了点头,看来是得到了允许。


叶修咧嘴笑起来,很高兴似的:“这才对嘛,谈生意不是得讲究双赢,走走走,看货看货。”


 


几个人返回原路再次向板房区走去,这次没含糊,矮小男人领着叶修直奔目标地点。他们直接越过情报中提到的右起二间,最终止步在最左端那间最大的仓库门口。


叶修抬头望了一圈,啧啧称奇:“这么大块地儿?你们这儿人质待遇挺不错的呀,我这要是拎回去几个岂不是得因为待遇落差和我闹翻天。”


矮小男人特给面子地笑了两声,快走几步从内兜里摸出钥匙去开门。雨林气候降水丰富,遭到湿气长年累月侵蚀的铁门被拉开时迸出尖锐刺耳的锈迹摩擦声,叶修虚着眼往中间那道漆黑的缝隙里望,他耐心地等着几个看管一起上前把缠在门把上的铁链取下来,侧头示意方锐贴近门边。


那条缝隙逐渐扩大,叶修这才能勉强借着手电光大致探察了下仓库门口这一圈的情境。在外部乍看宽敞的仓库,内部堆满了乱七八糟的废品杂物,门口挤得这么紧凑,那目测里面留给人质的空间也就大不到哪儿去了。


叶修将手电举高了些,引着光束往里随意地轻扫几个来回,被拐卖到此的人质除去妇女外就是十六七岁左右的青少年,其间还夹杂着几个八九岁的小男生,此刻被叶修这光一扫,尖叫的尖叫啜泣的啜泣,黑暗与恐惧已经将他们的神经折磨得纤脆不堪,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是在往他们身上扔稻草,还是以捆为单位的。


信息确认,先把叹息吞回肚皮,叶修调整面部肌肉,折腾出一个满是痞气的恶劣笑容:“安静安静,不会死的,这不送温暖送希望来了吗,瞧这群小可怜叫得。”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手背至腰后,冲着身后的方锐轻轻扭了下手腕。


板房结构稳固,解决掉这个门即可。方锐欣然会意,他佯装整理裤脚绑带,将里袖藏匿的涂好粘合剂的C4塑胶炸药黏在往外开的铁门外侧边角,污泥点似的灰黑色小团缩在锈烂的门脚边,像几块随意粘在地上的口香糖污迹,毫不起眼,却潜藏风险。


手电打出的刺目白光凸显出几处大型障碍物的轮廓,叶修迅速记下这几个位置,在脑袋里计算起坍塌支撑角度。他跟在那个带路人的身后往里走,脚下湿滑,他略微低头,才发现仓库内部并没有用水泥垫底,地面是腐臭沤烂的湿土,不多几步路,令人几欲作呕的恶臭便扑面而来。


三十个人被迫缩聚在几个烂木板隔出来的狭小空间内,他们的身下只堪堪铺着层稀薄的干草。稍微旁侧一些的一小圈空地被油布和杂物划出来作为厕所,人类排泄物的恶臭混着草类纤维在腐土内洇烂的气味翻腾着分解在潮湿闷热的空气中。这环境,简直不亚于阿鼻地狱。


热带环境极容易滋生细菌,叶修夸张地用手捂紧口鼻,瓮声瓮气往后退,“哎哟……你们这样搞不怕传染病?半死不活的病秧子谁敢要啊?还是让八百万的差价见鬼去吧,当我求着你卖似的。”


“您说笑了,我们这地头寒酸,拿出去敞两天不就好了。”面前的男人继续赔笑,听见叶修这样说,他的语气仍旧算得上客气。这批人他们巴不得早点卖脱手,万一真病了死了那可是会亏到肝疼胃疼心口疼。老实说,某种意义上贩卖人口还当真没有贩卖毒品来得舒畅愉悦。


听听,和菜市场买卖猪肉一般的口气,挥手来去,恣意践踏宰割着鲜活的生命。叶修稳住嘴角的弧,把笑意加深一层:“哪能呢,这不玩笑话说来逗你的么,这点经验我还能没有?”他凑去那人耳边,假装自己就是在逛楼下菜市场,“第一批货,不打折,挑些好的总行吧?”


方锐在旁边捂着手腕悄咪咪地发射红外信号,一边听得暗自咂舌。叶修完全是影帝级别,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这人以前是干人口贩子这行的,逼真逼真,逼得不能更真。


那男人似乎非常为难的模样,叶修呵呵一笑,了然道:“行,知道你说的不算,我们去外面等你们老板来呗。诚意是相互的么,快催一下,天亮前我赶着走。”


毕竟空气质量很糟心,显然这几个人也不怎么想久呆,他们率先掉头往外走,叶修挺客气,乖乖跟在后面出去,还特别自然地伸手挡了下矮小男人欲要关上铁门的动作:“别关门,让人透个气,我待会儿还得带几个走呢,这密密麻麻的林子里可抬不动横着的人。”


人家一听也觉得甚有道理,那就放放风通通气。叶修满意地点头,悠闲地踱步到离铁门十多步远的位置,还招呼着方锐过去计算器伺候,他要再算算价钱。晚风温潮,叶修嫌热似的扯了扯黑色T恤的领口,叼着烟继续敬业地挂着一脸不耐,一边望天一边等着老板来跟他“谈生意”。


俗话说只要心诚佛就救人,姿态摆端正,这老板还真没让叶修久等。浓郁夜色中走过来的人身材不咋高,眉眼也是平凡无奇随处可见,神态无波气场安定,可叶修偏生就觉得眼熟。他不动声色地上去握手,然后在那只独眼的锐利目光沐浴下恍然大悟——军部通缉资料库里挂着的寸照,青江组头目,缅北地区的大毒枭,独眼陆沙,还有照片要比本尊好看。


这样一来,叶修大致能明白周泽楷莫名其妙更换狙击位的行为了。他十分入戏地带些畏惧神情往旁侧退了几步,趁陆沙交待手下的空档准备找方锐简单确认一下,却看见方锐也是一脸微讶的表情,显然也是没想到在这儿能遇见通缉犯。


什么情况,周泽楷似乎是知道这里有关键人物出现,而他和方锐都不知道,并且照这局面看似乎兴欣全队的人都不知道,那轮回知道吗?轮回知道兴欣不知道吗?


信息矛盾,信息接收有误,放在实战里那可是能要人命的。这情形饶是叶修也难免一惊,电光火石,他还没来得及把思路理顺,只仅仅是凭着直觉抓到点思路的尾巴毛,靠本能逼出一声低喊。


“别动——”


但是迟了。


重型反器材狙击枪的枪声恰如恶魔的怒吼,弹道割破空气,心惊胆战地带起气流尖啸着撕裂了静谧的夜色。殷红的血花怒放在男人的眉心,那颗头颅随即恰如烟花般向周遭飞散炸裂,温热的血液和脑浆混搅在一起迸溅而出,喷得叶修砂土色的迷彩裤上全是红红白白的血浆。


这是无比精准的一枪,淋漓尽致地展现出了狙击手登峰造极的射击技术。叶修甚至还分神赞了句,但他马上意识到不对,因为周泽楷这一次并没有更换狙击位,这枚子弹的来处与刚才那发威慑Buff弹相同,再想装傻充愣是不行了——他和方锐已经暴露。


叶修喊出的这句“别动”,头两个音节弹进周泽楷的耳朵时他就已经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妙,但由于这一枪的动机完全出自于军人服从命令天性所致的理所当然,他扣拉扳机的动作干净利落,一点回旋的余地也没有。


然而,他现在回过味儿来了,叶修说“别动”,这证明那边的具体情况和他所认为的有偏差,或许是叶修有别的计划,又或许是叶修还没有准备好。可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足以让周泽楷为他开的这一枪感到后悔。


“我去多大仇!”此刻叶修哪还有闲暇跟周泽楷沟通情报,秽物溅了满身,有人当面被爆头视觉效果就是他也不太吃得消。他迅速抽出M9先解决掉离得最近的那个矮小刀疤男,对着麦克稳住声线,“情况有变,沐橙火力支持下!仓库这边赶紧下来人!头子被崩了撑不了多久啦!”


方锐手里的格洛克G18射速过快,就算弹匣满膛他也不敢甩手乱开枪,幸好目前周侧也就五六个人,他和叶修还不算是羊被扔进狼群里秒秒钟被没顶看不见头。不过从泰然自若一秒掉落至危机四伏,方锐也迷。


“队座啥情况咋的突然就???”


“冷静方大大,情报有误呗!”叶修翻转手腕用手肘推开来人,接着一脚踹翻抬手补枪。他的指尖还在轻微颤抖,黏腻的血浆浸透了棉质T恤,上面还星星点点沾着些白色的半固体,如此血腥丧失的外观挂件,都没法下手整理整理。


“叶队!仓库西侧清理完毕!”


“收到!方锐联系小安小乔!包子小唐一起过来西侧准备营救疏散人质!轮回的小朋友们也跟上!”


“收到!”


叶修深吸一口气,他从腰侧摸出电雷管,飞快地接通正负极掷向铁门。C4炸药被成功引爆,那扇厚重的铁板被冲击力撕裂成数段,稳稳架住了半倾的屋顶,整板的塑性墙面按照预算的方向角度倾倒。爆炸的余浪加持了兴奋感,肾上腺素疯涌,似乎血液都快要沸腾,叶修一个侧翻躲去两三米开外的矮墙下方,他将弹夹换好,一边调整过快的呼吸,一边用手背抹去脸上的血沫子。


“小周你这一下可有点猛啊,”叶修看着满手滑腻腻的新鲜血浆,他脸色还煞白着,嘴唇也还轻颤着,声音却带着些微喘的笑意,“别跟我说你来不及换枪,M82是用来给人爆头的?”


周泽楷自从刚才叶修说了那句“别动”之后就一直保持着愣神状态,虽然充其量也就是半分钟光景,但他是真的觉得已经过了一个世纪。瞄准镜里弹动闪耀的光点,不远处忽明忽暗的火光,耳畔嘈杂的电流声与爆炸声,都像浪潮一样汹涌澎湃地拍击上他的神经,然后再迅速地随着冰凉的月光一起退去,顺道还带走了他视野里的一切色彩。


无条件服从军部命令,及时击杀关键人物,毫无差错地完成任务,他明明没有犯错,却将叶修推进了险境。叶修也没有犯错,叶修从来不会在关键的时候犯错,而正是这样毫无保留的相信,让周泽楷以为叶修已经铺好了后路,让周泽楷以为,叶修能够万无一失地顺利脱身。


现在,叶修的声音敲醒了他。周泽楷喉头发紧,他死死捏紧掌中的枪托,触感微凉——是一手冰凉滑腻的冷汗。他沉默许久,终于艰难困涩地发声:“抱歉。”


“哎行行原谅你了,速度更换狙击位!保持警戒!”周遭的枪响与爆炸声顺势抬高了叶修的音量,周泽楷听不出喜怒,但现下也没空给他琢磨,他立刻回神,两发子弹来自同一个方位,他的潜伏方位很可能已经被摸透。


周泽楷立刻收枪半伏,退去寨楼藤梯口,他从窄窗里向外观察,果然有五六个持枪分子向着这座寨楼接近。他摸出腰后的左轮手枪,背靠墙壁侧着身子往下走,藤梯尽头的小块空地上堆放着成捆的圆木,为了避潮一条排着一条架在粗木架子上,周泽楷放缓呼吸半蹲下来,举枪瞄准最靠外的那支木架腿,耐心等人走近。


战局完全打开,远程击杀难度加大,按常规说狙击手应当进入待命状态寻找小范围静态战场继续为己方效力,可显然周泽楷不打算再当那头潜伏着的猎豹。并不是想要补救也不是急于证明什么,他只是单纯地想站到叶修身边去,贴近一点,贴到足够近,只有这样,他的身还有心,才可以保证万无一失。


如果叶修需要帮助,那只能是他。


 


史密斯维森M500的威力堪比手炮,看准时机,枪声乍起,圆木一根接一根地从木架上滚落,碾压效果如他的预想无二。周泽楷被巨大的后座力震得手腕发麻,无暇检查这几个人是否全被清理,他反手将左轮别回腰后迅速起身转移。


周泽楷距离叶修的位置不算远,顶多两百米左右。他将沉重的巴雷特M82藏匿在寨楼外围的低矮灌木中,将CF05轻型冲锋枪换到身前,开始朝着叶修的方向贴近。这边叶修在矮墙下缓了会儿,勉强适应了从他自己身上一波一波往上翻涌的浓郁血腥气,他一边继续冒头瞄准围过来的人一枪一枪帮他们丧失行动力,一边在频道内下达指令加快营救速度,喊着快快手好酸再来点火力支持。


以目前的境况来说,除了比预想的激烈了点,都还算是在掌控范围内——这样想着的叶修看见火光中周泽楷迅速贴近的身影,不由得就露了个笑——他的脸上满是脏污的泥印,却丝毫不减这一笑在周泽楷眼瞳里的闪光度。


所以当那个笑容瞬间凝固,空白了一段再转成惊愕与慌乱的时候周泽楷完全没反映过来是发生了啥。


叶修将他扑倒在地,灼人的气浪铺天盖地般倾压下来,像一张无形滚烫的屏障攒死了往下死按,剧烈的爆炸声让他暂时性失聪,紧接着尖锐无比的耳鸣侵占掉了他的听觉。


周泽楷仰面朝上,赤红与浓金溢满了他的眼眶,他尝试性地转了转眼珠,在他的右侧不远处,散落着一截刻着字母的金属残渣。


是一枚M18A1阔刀地雷。




TBC.

评论

热度(151)

  1. ..等丨愛、扇扇眠森 转载了此文字
  2. Orange-vv扇扇眠森 转载了此文字
  3. careful扇扇眠森 转载了此文字
  4. ~墲-0~扇扇眠森 转载了此文字
  5. FUN扇扇眠森 转载了此文字
  6. .Chou扇扇眠森 转载了此文字
  7. 珍珠奶茶扇扇眠森 转载了此文字